唐密的緣起
文/盧燊賢
一﹑唐密的緣起

在佛教界﹐提到千部論主龍猛(龍樹)菩薩無人不曉。當年﹐法身如來大毗盧遮那佛現身色界頂﹐大自在天法心殿說法開示﹐演說《大日經》﹑《金剛頂經》﹐金剛薩埵(又稱普賢菩薩)承大日如來之命﹐將二經記于貝多羅樹葉﹐存于南天鐵塔。龍樹菩薩持大日如來真言﹐以七粒白芥子打開了鐵塔﹐但被護法神阻止。他虔誠懺悔﹐發大誓願弘揚大法﹐始獲進入。入內得金剛薩埵灌頂﹐傳出《金剛頂一切如來真實攝大乘現證大教王經》和《大毘盧遮那佛神變加持經》兩部大法﹐又撰《金剛頂瑜伽中發阿褥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論》(又稱菩提心論)﹐建立真言宗或稱密宗(通稱正純密宗以別雜密和左道密)﹐後傳龍智菩薩。

龍智弟子頗多﹐公元8世紀初﹐龍智得法弟子善無畏與金剛智﹐先後來中國傳法。時值大唐開元年間﹐公元716年﹐善無畏攜梵文經籍至長安譯經弘法。719年﹐金剛智與徒不空攜經籍廣州入洛陽與善無畏會合﹐傳揚金剛界和胎藏界兩部普門大法。不空三藏盡得二師之傳後﹐再回印度廣求諸經本﹐再學法于龍智﹐然後再回中國廣為宏揚。由此﹐一個體系完整的正純密宗在大唐建立起來﹐被稱為唐密﹐而善無畏﹑金剛智﹑不空被稱為開元三大士。唐朝的皇帝﹑朝宮﹑百姓紛紛向三大士及其弟子學法﹐不空三藏的地位更是“禮遏三朝﹐位列三公”﹐可見﹐當時唐密佛法之隆盛。唐密因受中國歷史條件和社 會文化條件的影響﹐有鮮明的民族特點。
而在印度﹐龍智菩薩在世之時﹐傳承一門之尊法和空宗入密者眾多。然對二部大法在印度有否傳承﹐無論在中國或印度﹐都無明確資料記載以作判斷﹐亦未發現有修持者。因此可以說唐密是印度正純密宗的唯一傳承。

由于開元三大士的弘揚及其弟子的闡發﹐唐密在不斷發展和完備。時至今日﹐三大士所譯的許多經典還在廣為流傳。如《大悲心陀羅尼》等更是今天顯密二宗佛教徒廣為修習之要典。

那麼﹐唐密曼荼羅是什麼呢﹖在唐密﹐所謂曼荼羅﹐譯為壇場﹐意即圓輪具足﹐是唐密匯集諸佛菩薩以實現修法“即身成佛”之道場。從另一角度說﹐曼荼羅是諸佛菩薩功德的表現。

與此同時﹐唐密在對外的影響亦極大﹐日本﹑朝鮮﹑印尼﹑爪哇﹑西域等國人紛紛入唐學習。其中﹐日僧空海﹑最澄入唐學習﹐學成後傳人日本成為東密和臺密。

然而﹐唐密之傳承要求極高﹐非普門傳燈阿闍黎不能收徒傳法。教內約束極嚴﹐授法必須建立曼荼羅﹐否則犯三昧耶戒。因此﹐傳承不易﹐更易受社會變亂之影響。而在中國武宗毀佛之後﹐唐密受到一定沖擊﹐後又經五代長期變亂﹐戰禍頻生﹐唐密在中原地區生存困難﹐唐密傳承日漸衰微﹐而四川地理特殊﹐唐密在蜀故能延續。至朱元璋建立明朝﹐因禁白蓮教﹐連同唐密一並禁制。唐密在漢地遂告絕響﹐而東﹑臺二密在日本卻不斷隆盛至今。
1987年陝西省法門寺從地宮中挖掘出密藏珍寶﹐其中發現有釋迦牟尼佛指骨舍利﹐立即引起世界性的轟動﹐7年之後﹐1994年8月3日﹐新華社通訊社又向全世界播發了這樣一條消息﹕“今年3月以來﹐陝西扶風法門寺博物館﹐邀請了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佛協﹑中國佛教文化研究所﹑陝西省考古研究所﹑陝西省佛教協會等有關方面的專家﹑學者吳立民﹑丁明夷﹑韓偉﹑許力工等﹐五次聚會法門寺 ﹐對法門寺唐代地宮文化系列及內涵進行了多學科專門研究。在深入發掘法門寺 佛教歷史文化基礎上﹐破譯了唐王朝最後一次迎奉佛骨在法門寺 地宮舉行的禮佛陣容的文化程序﹐使唐密世界在失傳千年之後終于打開了它神密的大門。法門寺地宮唐密曼荼羅的揭秘﹐是繼地宮珍寶發現之後﹐中國考古史和世界佛教史上又一重大發現。”江澤民主席等國家領導人題詞作了鼓勵﹐中國佛協會長趙朴初說﹕“這是與佛骨舍利面世有同樣世界意義的重大發現。”

唐密曼荼羅﹐大多數人不知所以﹐它到底意味着什麼﹖為什麼它的發現有同佛骨舍利有同等意義﹖這就得對唐密的歷史和內容進行研究了。
大日如來
金剛薩埵
龍樹菩薩
龍智菩薩
金剛智三藏
不空三藏
善無畏三藏
一行阿阇梨
惠果阿阇梨
弘法大師(空海)
管理网站 举报反馈 技术支持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