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智行记

发布日期:2020-12-29 14:47:42   来源 : unknown    作者 :unknown    浏览量 :66
unknown unknown 发布日期:2020-12-29 14:47:42  
66

灌顶弟子正议大夫行中書

舍人侍皇太子诸王文

章集贤院学士吕向记


和上本中天竺国刹利王伊舍那靺摩第三子也,后因南天国王【3】将军米准那荐闻,遂称南天竺人也。


年始十岁,于那烂陀寺出家,依寂静智师,学《声明论》。年十五,往西天竺国,经四年,学法称论,却回于那烂陀寺。年二十,受具戒。六年,学大小乘律,又学南宗【4】《般若灯论》、《百论》、《十二门论》。年二十八,于迦毗罗卫城,就胜贤论师学《瑜伽论》、《唯识论》、《辩中边论》,经三年。至三十一,往南天竺。于龙树菩萨弟子名龙智(年七百岁,今犹见在),经七年承事供养,受学《金刚顶瑜伽经》及毗卢遮那总持陀罗尼法门、诸大乘经典并《五明论》,受五部灌顶,诸佛秘密之藏无不通达。遂辞师龙智,却还中天,寻礼如来八相灵塔。


其后,南天三年亢旱,其王捺罗僧伽补多靺摩遣使迎请和上,于自宫中建灌顶道场请雨。其时,甘泽流澍,王臣欣庆,遂为和上造寺安置,经余三载。国南近海有观自在菩萨寺,门侧有尼枸(拘)陀树,先已枯悴,和上七日断食行道,树再滋茂,菩萨应现而作是言:“汝之所学,今已成就,可往师子国,瞻礼佛牙,登楞伽山,礼拜佛迹。回来可往中国,礼谒文殊师利菩萨。彼国于汝有缘,宜往传教,济度群生。”闻是语已,不胜忻慰。僧徒咸闻其语,寺众乃曰:“若菩萨降临,尼枸(拘)陀树枝叶滋荣,去即枯悴,以此为侯(候)。”经三七日,却回辞其国王,将领弟子道俗八人,往师子国。


至楞伽城,王臣四众以诸香花迎礼和上,至其宫侧。复往无畏王寺,顶礼佛牙,持诸香花,精诚供养,遂感佛牙放光空中,成盖普现,大众咸睹斯瑞。便住其寺,半年供养。遂诣东南,往楞伽山。行径中路,礼佛眼塔,其时行道一日一夜,无愿不果。次至七宝山城,次行至噜呵那国【5】国管宝山,其山土地足多罗树。国王先信小乘,闻和上至,出城远迎。就王宫殿,广陈供养,经一月余日。和上为说大乘理性,便能悟入,信受欣喜。即广施杂宝,和上不受,云:“本来意者,顶礼佛迹,非为珍宝。远来至此,愿示其路。”王即遣人持舆,令和上乘,上送至山下。


其山多诸猛兽、师子、毒龙、野人、罗刹、黑风、苦雾,常守护此山上珍宝,非是礼圣迹人,不可升上得入此山。和上于山下焚香顶礼,发弘誓愿,愿见昔佛在世说法之时山神。发愿已毕,天开雾散,猛兽潜藏。遂与弟子于山北面近东渡水而上,却转向西北。又西南,寻谷攀藤接葛,异种孤危,至山中腰。近次北面有一泉水流出,其中总是红颇梨、瑟瑟、金银诸宝,又多宝性草及曼陀罗花、优钵罗花。时逢龛崛,皆是先灵修道之处。山中香花草木,不可称计。不停不滞,七日攀缘,方至山顶。


寻求灵迹,见一圆石,可高四五尺许,方广可有二丈,佛之右足隐在石上【6】。见有损缺,心即生疑,谓之非是佛迹,仰天号泣,忆昔如来。遂感五色云现,及有圆光佛迹相轮分明显现。闻有声言:“此真佛迹,但为往代众生将来业重,留此迹耳。”闻已欢喜,香花供养,入定一日。从定出已,七日旋绕,把石寻缘行道【7】。其佛迹外石上有数石盏,亦中然灯。时有野人将甘蔗子、椰子、蕉子、署、药等来施和上。时弟子见之,四散奔走。和上言曰:“此来供养,非损汝辈。”便取所施,与授三归戒。其野人将小石施佛迹上,打碎取吃。何谓如是损其心上,云治心痛。从此验知佛迹渐损。其上多风,不可久住。顶上四望去,其山下五六十里外,周有山围绕,状如域壁,山上总是白云,国人号名楞伽城山。山外西北连师子国界,余是大海。当观望之时,和上不觉失脚砌下。临崖便住,不损毫毛。当知是佛不思议力,弟子等惊喜不已。遂复道而还,所有灵迹,重礼辞回,来去经一年。却至南天竺国【8】,具述上事,闻于国王。王又请留宫中供养,经一月日。和上白王:“贫道先发诚愿,往支那国,礼文殊师利并传佛法。”即日辞王,王曰:“唐国途径绝远,大海难渡,不得可到,住此教化,足获利益。”再三请住,和上宿志不移。王曰:“必若去时,差使相送,兼进方物。”遂遣将军米准那,奉《大般若波罗蜜多》梵夹、七宝绳床、七宝金钏、宝钿、耳珰、杂物、衣甲、彩绁、沈水、龙脑、诸物香药等,奉进唐国,愿和上捡校加持,得达彼国。


发来之日,王臣四众,香花音乐,送至海滨。和上东向遥礼文殊,西礼观音菩萨,便与徒众告别,登舶入海。得好风,便一日一夜渡海,却到师子国勃支利津口。逢波斯舶三十五只,其国市易珍宝。诸商主见和上,同心陪从。师子国王室哩室囉闻和上再至,又迎宫中一月供养。苦留不住,重礼佛牙,便即进路。王使道俗,香花音乐,饯送海岸。和上至发行日,是诸商主并相随渡海。经一月,至佛逝国【9】。佛逝国王将金伞盖、金床来迎和上。缘阻恶风,停留五月。风定之后,方得进发。


经过诸国,小小异物及以海难洪波杂沸不可具述。计去唐界二十日内,中间卒逢恶风忽发,云气斗暗,毒龙、鲸鲵之属交头出没。是诸商舶三十余只,随波流泛,不知所在。唯和上一舶以持随求,得免斯难。又计海程十万余里,逐波泛浪,约以三年,缘历异国种种艰辛,方始得至大唐圣境。


行至广府,重遭暴雨。时节度使使二三千人,乘小船数百只,并以香花、音乐海口远迎。至开元八年中,初到东都,亲得对见,所有事意,一一奏闻。奉敕处分,使令安置,四事供养。僧徒请法,王公问道。从是随驾,往复两都。至十一年,方事翻译。于资圣寺荐福道场所翻译成四部七卷,时庚午岁开元十八年,已入《开元释教录》也。至十九年后又译出:


《金刚顶经瑜伽修习毗卢遮那三么地法》一卷

《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大身咒本》一卷

《千手千眼观自在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咒本》一卷

《不动使者陀罗尼秘密法》一卷

右(前)四部四卷,其本见在。南天竺国三藏沙门跋日罗(二合)菩提(唐言金刚智)译。


至二十四年,随驾西京。二十九年,有敕放归本国。行至东都,现疾告终。天宝二年癸未之岁,二月辛未,朔二十七日丁酉,龙门起塔。




注释

【1】吕向:字子回,藉贯不详。开元十五年召入翰林,兼集贤院校理(集贤院为唐文学三馆之一,掌秘书图籍等事,设学士、正字等官),侍太子及诸王为文章,官及正议大夫(为文散官名,唐时为二十九阶之第六,正四品上)。吕向曾官迁中书舍人(为中书省署官,掌诏诰、侍从、署敕等,唐时为正五品上),后改工部侍郎。卒,赠华阴太守。吕向为金刚智三藏的俗弟子。本文标题为编者所加。

【2】纪:通“记”。

【3】南天国王:疑为“南天竺国”之误。

【4】南宗:应为空宗。

【5】噜呵那国:似为斯里兰卡岛上独立小国。

【6】佛之右足隐在石上(佛足石):据《大唐西域记》载,摩揭陀国、乌伏那国、屈支国等均有佛足石。佛将入灭,于摩揭陀国,留足迹于石上。《西域记》卷八:“窣堵波侧,不远精舍,中有大石,如来所履双迹犹存,其长有八寸,广余六寸矣。两迹俱有轮相,十指皆带花纹,鱼形映起,光明时照。”《观佛三昧海经》卷一:“如来足下平满不容一毛,足下千幅轮相,毂辋具足,鱼鳞相次,金刚杵相者,足跟亦有梵王顶相,众蠡不异。”礼拜佛足是佛教中重要的礼法。

【7】把石寻缘石道:绕行是一种修行方式,因为是闭着眼睛绕行,故须扶摸着佛足石。

【8】南天竺国:即摩赖耶国。

【9】佛逝国:佛誓(Bhoja),亦名尸利佛誓(′SriBhoja),即今苏门答腊东南部的巴邻旁(今巨港)。

管理网站 举报反馈 技术支持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