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故大德开府仪同三司试鸿胪卿肃国公大兴善寺大广智三藏和上之碑

发布日期:2020-12-29 14:28:27   来源 : unknown    作者 :unknown    浏览量 :48
unknown unknown 发布日期:2020-12-29 14:28:27  
48


大唐故大德开府仪同三司试鸿胪卿肃国公

大兴善寺大广智三藏和上之碑


法華道场沙門飞锡敕检校撰于千福安国两塔院


一月飞空,万流不閟【1】。五天垂象,三藏降生。曷其谓焉?我大师矣。大师法讳不空,北天竺婆罗门子也。初母氏遇相者曰:“尔汝必当生菩提萨埵也。”已便失。数日之后,果梦佛微笑,眼光灌顶,既寐犹觉,室明如昼,因而孕焉。

早丧所天【2】,十岁,随舅氏至武威郡。十三,游太原府。寻入长安,以求出要【3】。见大弘教金刚三藏,以为真吾师。初试教《悉昙章》,令诵梵经,梵言赊切,一闻无坠。便许入坛,授发菩提心戒。年甫十五,与出家焉。弱冠,从有部进具,成大苾刍【4】,律相洞闲,知而不住。将欲学《声明论》,穷瑜伽宗,以白先师。师未之许,夜梦佛菩萨像悉皆来行,乃曰:“我之所梦,法藏有付矣。”遂授以三密,谈于五智。十二年功,六月而就。


至开元二十九年秋,先师厌代【5】。入塔之后,有诏令赍国信,使师子国。白波连山,巨鳞横海,洪涛淘涌,猛风振激。凡诸难起,奋金刚杵,讽随求章,辟灾静然,船达彼国矣。弟子僧含光、慧辩皆目击焉。


师子国王郊迎宫中,七日供养。以真金器沐浴大师,肘步问安,以存梵礼。王诸眷属,宰辅大臣,备尽虔敬。其国有普贤阿遮黎圣者【6】,位邻圣地,德为时尊,从而问津,无展乃诚。奉献金贝宝,曰:“吾所宝者,心也,非此宝也。”寻即授以十八会金刚顶瑜伽并毗卢遮那大悲胎藏、五部灌顶真言,秘典经论梵夹五百余部,佥【7】以为得其所传也。他日,王作调象戏以试大师。大师结佛眼印,住慈心定,诵真言门以却之。其象颠仆,不能前进,王甚敬异。与夫指降醉象,有何殊哉? 则知七叶之花,本无香气【8】;五阴之舍,岂有我人【9】?三摩地中,示其能慧。至天宝六载【10】,自师子国还。玄宗延入建坛,亲授灌顶,住净影寺。于时愆亢,纳虑于隍【11】,大师结坛应期,油云四起,沛然洪澍。遂内出宝箱,赐紫袈娑一副、绢二百匹,以旌神用。或大风拔树之灾,袄【12】星失度之沴【13】,举心默念,如影响焉。至十三载,有敕令往武威。趣节度使哥舒翰请,立大道场,与梵僧含光并俗弟子开府李元琮等,授五部灌顶、金刚界大曼荼罗法。时道场地为之大动,有业障者,散花不下,上著子(于)盖,犹如群蜂味之香蕊,不能却之,事讫方坠。何神之若此耶!十桂紫眼月【14】,敕还京,住大兴善寺。洎【15】至德中,肃宗皇帝行在灵武,大师密进《不动尊八方神旗经》,并定收京之日,如符印焉。乾元中,延入内殿,建护摩,亲授灌顶。渥恩荐至,有殊恒礼。寻令于智炬寺念诵,感本尊玉毫划然【16】,大明照彻岩谷。及我宝应【17】临朝,金轮驭历,圣滕弥积,师事道尊,授特进试鸿胪卿,加大广智之号。躬禀秘妙,吉祥至止。或普贤泻神光于紫殿,六宫作礼;或文殊呈瑞相于金阁,万乘修崇。或翻《密严》、《护国》之梵文,云飞五色;或译《虚空库藏》【18】之贝偈,雾拥千僧【19】。大师衔命而陟【20】彼清凉,承恩而旋归帝邑。凡诸应验,差难备陈。方悟夫虚空之花,体无生灭;真如之用,岂有去来?


前后奉诏所译诸经,总八十三部,计一百二十卷【21】,并已颁行入藏目录。兼奏天下诸寺以文殊为上座,仍置院立像,保厘【22】国界,申殷敬焉。至大历八年,有进止,于兴善本院又造文殊金阁,禁财内出,工人子来。宝伞自九霄而悬,御香亦一人所锡。微尘之众,如从地涌;钧天之乐,若在空临。


至九年六月十一日,制加大师开府仪同三司,封肃国公,食邑三千户,余如故。荣问优洽,宠光便繁。降北极之尊,为师宗之礼,幡像之惠,玉帛之施,敕书盈箧,中使相望,前古已来,未有如我皇之清信也,吾师之丹诚也!大师爰自二十岁,迄于从心【23】五十余年,每日四时【24】,道场念诵,上升御殿,下至凡榻,刹那之顷,曾无间焉。万岭寒松,历严霜而黛色者,有以见之于直操矣。矧夫入朱门如荜户,五载三若鹑衣【25】。虽驰于骐,常在九禅之清净【26】。独立不及【27】,同夫大通【28】。众色摩尼,本无定彩,彩止自彼,于我何为【29】?实谓真言之玄匠,法王之大宝者也。


于戏!菩萨应见【30】,成不住心。如来坚林【31】,度有情辈。示以微疾,自知去辰。以其月十五日,爰命弟子进表上辞,嘱以后事。削发汤沐,右胁累足,泊焉薨逝。春秋七十,法腊五十。时骤雨滂注,小方天开。哀悼九重,辍朝三日。赠绢三百匹,布二百端、钱三十万、米面共四百石,香油、薪炭及诸斋七,外支给。又赐钱二百二十五万,建以灵塔,宇内式瞻。又敕高品李宪诚勾当,及功德使开府仪同三司李元琮监护,即以七月六日法葬于凤之南少陵原。其日,中书门下【32】敕牒赠司空,谥大辨正广智不空三藏和上。又遣内给事【33】刘仙鹤宣册致祭。内出香木,焚之灵棺,具荼毗之礼也。寺池涸而华萎者,告终之象;梦幢倾而阁倒者,惊诫之期;则双林变白之徵,洞(泗)水逆流【34】之感,岂昔时也! 宰臣百辟【35】曾受法印者,罔不哀恸。门人敕常修功德使、捡校殿中监、大兴善寺沙门大济等四部弟子,凡数万人,痛大夜之还昏,悲慧灯之永灭。不以才拙,令纪芳猷【36】。飞锡谬接罗什之筵【37】,叨承秦帝之会【38】,想高柴之泣哭,尽同奢花之血见【39】。式扬无说之说【40】,以颂龙中之龙。其词曰:


文字解说即真言兮,天生我师贝叶翻【41】兮。


龙宫闾阖了本源兮【42】,象驾透(逶)迤仙乐繁兮【43】。


所作已办【44】吾将灭兮,空留梵夹与花諠兮。


冕旒增悼合会葬兮【45】,人恸地振声何喧兮。


金刚之杵梦西土兮【46】,以表吾师安养国兮。


法王之子惊牛轩兮【47】,永度生死破魔怨兮。


大历九年岁甲寅七月六日丁酉建


 


注释:

【1】一月飞空,万流不閟(bì): 閟,闭塞、隐秘。一月当空,照破一切黑暗。此处月喻大师,万流喻众生。

【2】早丧所天:早年丧父。所天有三义,指帝王、父或夫,此处当指父亲。

【3】出要:术语,出离生死之要道。《十地义记》四本曰“:出要者,谓果为出,因为要道也。”

【4】苾刍:比丘。

【5】厌代:厌世,指帝王去世。唐代人为避李世民讳,改“世”为“代”。此处借指金刚智三藏灭度。

【6】普贤阿阇黎圣者:指龙智阿阇黎。

【7】佥:都、皆。

【8】七叶之花,本无香气:七叶,喻指七转识,花喻有情,本无香气,喻虚妄不实。意为由七转识幻成的有情之生命,本来虚妄不实,如同七叶之花一样本无香气。

【9】五阴之舍,岂有我人:五阴,新译为五蕴,即色、受、想、行、识。五阴之舍,亦指有情生命。全句意为:五阴的舍宅里,哪有我与人可得?与上句皆发无我之意。

【10】天宝六载:应为天宝五年。

【11】纳虑于隍:后汉张衡《东京赋》云:“人或不得其所,若己纳之于隍。”后人因以纳隍指出民于水火之心。此处纳虑于隍,应同此意。

【12】祆:通“妖”,反常变异之意。

【13】沴(lì):灾气、恶气。

【14】十桂紫眼月:据载,天宝十五年正月,皇太子李亨监国。五月皇太子下敕河西,急诏不空三藏入朝,不空三藏立即起程赶赴长安。据此,十桂紫眼月应指五月。

【15】洎(jì):到,至。

【16】玉毫划然:眉间白毫放光,玉毫即白毫。

【17】宝应:代宗年号,此处借指代宗。

【18】《虚空库藏》:疑为与虚空库菩萨有关的经典。

【19】雾拥千僧:云雾中出现无数僧人,为一种德相瑞应。

【20】陟(zhì):登,上。

【21】前后奉诏所译诸经,总八十三部,计一百二十卷:参见《广付法传》注释【202】

【22】厘(lí):治理。

【23】迄于从心:从心,孔子七十从心所欲不逾矩,此处以从心指代七十岁。

【24】四时:指晨朝、日午、黄昏、夜半。

【25】万岭寒松,历严霜而黛色者,有以见于直操矣。矧夫朱门如荜户,五载三若鹑衣:矧(shěn),况且。朱门,富贵之家。荜户,贫穷之家。五载,出门坐五车,排场很大,指代富贵之人。鹑衣,鹑尾秃,故衣服褴褛破旧,称鹑衣,此处指代贫贱之人。三,语气词,无实义。“万岭寒松,历严霜而黛色者”,指身处逆境而不变,越是孤寂越精进,越是艰险越向前。“朱门如荜户,五载若鹑衣”,是指顺境不染,居于庙堂之上,如在山林之中。逆境不变难,顺境不染则更难。富贵不骄贫贱难,贫贱之人处于富贵人中不卑不亢则更难也。故文中曰“矧夫”,表明后者更胜于前者。不空三藏贵为帝师,故文中以此语赞之。

【26】常在九禅之清净:九禅,九种大乘禅,此为大乘菩萨不共外道二乘所习之禅定。月轮观彻底圆满,动静中常见本性,时刻不离自性之境界。

【27】独立不及:遗世独立,不可企及。

【28】同夫大通:《庄子》语,原文为:“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此谓坐忘。”大通即大道。同夫大通,即合于大道。

【29】众色摩尼,本无定彩,彩止自彼,于我何为:摩尼,宝珠。摩尼宝珠,本来无色,随种种物,而映现种种色彩,然而色彩来自其物,于珠并无关系。摩尼珠,喻真如佛性,彩喻外缘。此处比喻不空三藏之见性境界:即寂即照;既寂然不动,又能感而遂通;既随缘不变,又不变随缘,随缘出兴诸法,中有真如本体不动,虽真如本体不动,而不碍诸法随缘出兴。

【30】见:通“现”。

【31】坚林:娑罗双树林,梵语婆罗译为“坚固”,故称坚林。佛涅槃于双树林,其故事参见《广付法传》注释【198】。

【32】中书门下:唐代中央机关处理行政、文书的制度为尚书、中书、门下三省负责制。尚书省下设六部管理政务。中书省掌管宫廷文书奏章,门下省掌管诏令。

【33】内给事:内廷宦官名。

【34】泗水逆流:孔子去世而泗水逆流。

【35】辟:诸侯的通称。

【36】猷(yóu):道术,法则。

【37】罗什之筵:鸠摩罗什的译经会,此处以罗什借指不空三藏。

【38】秦帝之会:后秦皇帝姚兴对鸠摩罗什备极尊崇,事以弟子礼,于佛法时加咨问。此处秦皇借指代宗皇帝。

【39】想高柴之泣哭,尽同奢花之血见:高柴为孔子弟子。《孔子家语》云,高柴执亲之丧,三年未尝见齿(未露出微笑)。用此典故形容极其悲伤。

【40】无说之说:大师所证之真如妙境,不可以言说说,不可以意识识,远离文字之相;大师之功德事迹,亦有其甚深密意,非世间人所能及之,故曰“无说”。但为晓喻众生,增其德业,而强为说之,故曰“无说之说。”

【41】贝叶翻:指不空三藏翻译佛经之事。

【42】龙宫闾阖了本源兮:闾(lǚ),聚集。阖(hé),关闭。此处引用龙树菩萨入龙宫阅藏故事。意为:深入龙宫,阅其经藏,了达诸法本源。

【43】象驾逶迤仙乐繁兮:象驾,转轮圣王及天宫皆有宝象,可以飞腾作为座骑。整句意为:乘宝象在仙乐声中升天而去。

【44】所作已办:已证无学之阿罗汉圣者在临入涅槃时,通常做此说:“生分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义为:轮回之因已断绝,清净之行正树立,所胡该修学的已经完成,不再来三界受生。

【45】冕旒增悼合会葬兮:冕旒,古代礼冠中最为尊贵的一种,此处为天子的代称。全句意为:天子哀悼,安葬大师。

【46】金刚之杵梦西土兮,以表吾师安养国兮:不空三藏逝前,多人梦金刚智杵飞在天空,这表示我师将要涅槃,往生到西方净土去了。

【47】法王之子惊牛轩兮,永度生死破魔怨兮:牛轩即牛车,用法华经三车譬喻故事,指唯一佛乘之大白牛车。意为:三藏(法王子)乘着佛乘之大白牛车,已破除魔军,永度生死苦海矣。

管理网站 举报反馈 技术支持 网站统计